骑游海南岛

小时候画过一幅画,金黄的沙滩上长着高高的椰树,每棵 树上都挂满了沉甸甸的椰子——那是我想象中的海南岛。 如今,三十岁的我终于来到这里,骑一辆单车,以迟到的 少年姿态追逐九百多千米的漫长海岸线。


“真实”之路

骑行环游海南岛,如果只走国道,一圈 只有700多千米,看到海的机会很少。为了尽 可能接近海岸线,我选择离开国道和省道, 走更多县道和乡道,去接触原汁原味的海南 乡村景色,体验当地人最真实的生活状态。 沿着江东大道出海口,一个半小时就能 到达海文大桥,这座桥连接着海口和文昌两 个行政区,是一座全长近4千米的跨海大桥。 大桥建成前,骑友需绕道南边的曲口码头, 坐船前往对岸的铺前镇。随着2019年3月大桥通车,这段路至少缩短了1个小时。 一路向前,就能看见一座小山包远远出现在左前方,那便是被誉为“琼东第一峰” 的铜鼓岭。而我第一天的目的地——龙楼 镇,就位于它的脚下。快到龙楼镇的时候有 一条捷径,穿过笔架村和龙新村,直通龙楼 镇中心。进入乡村,田园气息扑面而来。这 个时节的海南一切都是翠绿的,头戴斗笠的 农人忙活在田间地头,隔着照片都仿佛能听 见蝉鸣和蛙叫。路过笔架村的时候穿过一片 椰林,身处树影婆娑的天然丛林中,听着巨大枝叶在晚风中的沙沙声,完全是另一种原 始的体验。


携雨同行

从龙楼到文昌这一段,也叫“航天大 道”,因为这里是“中国四大航天发射中 心”之一,也是纬度最低的一个发射中心。 低纬度发射站的优势在于火箭能最大限度利 用地球自转产生的线速度,节省燃料,增大 运载能力。路边就能看到位于海滨的发射 架。著名的天问一号、嫦娥五号、空间站天 和核心舱以及为空间站运输物资的天舟二 号,都是在这里发射升空的。 本来一路风和日丽,可没过多久,前方 就飘来一朵乌云,顷刻间大雨如注。视线所 及的道路两侧毫无遮蔽物,我只好就地停 车,穿上雨披把座椅和驮包盖住,保护好电子设备不被淋湿,站在路边等雨过去。 下午拐上S201省道,路况变好,天气也 放晴,我为了赶路骑得飞快,柏油路两侧苍 翠欲滴的植物从眼前一闪而过,很快就被抛在身后,但那些仿佛加了滤镜般的红花绿叶 却永久地留在了心里,给人一种美得不真实的感觉。后来经过会文镇,看到工作日的下午三点,大排档里却坐满了人,人手一把蒲扇,面前一壶茶,好像这里的人整天都可以无所事事,不禁感慨慵懒的海南小镇似乎和步履匆匆的大城市是两个世界。 古今交汇 从博鳌城出来不久后就到达了“博鳌禅 寺”,55米高的万佛塔在丛林中非常显眼,里 面供奉着海南最大的千手观音以及一尊尼泊尔 国王贾南德拉访华时赠送的释迦牟尼鎏金佛 像。公元748年,鉴真东渡日本途中遇风漂流 到海南,在岛上居住了一年半之久,从此佛教 文化在海南传播开来。如今大小寺庙遍及全岛 各处,而博鳌禅寺是东岸最有名的一座。 继续骑行到达和乐镇,这里声名远扬的 就是和乐蟹与和乐粽了。其实我来和乐并非 为了吃和乐粽,而是想骑一段最靠海的X432 县道。当踏上去的那一刻,我的心情就飞扬 了起来,铆足了劲儿往前直奔,活脱脱就是 一个追风少年。 沿着X432县道骑5千米到达乌场村,三岔 口左拐进旅游公路。这条新修的公路沿着海 岸线向南,靠海的一侧有很多观景台,一直 通向太阳河观景大桥。大桥洁白的现代建筑有很强的线条感,横跨在太阳河的入海口, 一边是宽阔的河面,一边是无垠的海面,非常适合航拍。


骑行之乐

沿着G223国道离开城区,经过植物园, 向西南方向骑去。没骑多久就进入“海南热 带雨林国家公园”的范围,这个位于海南中 部山区的国家公园东起吊罗山,西至尖峰 岭,南自毛感乡,北达黎母山,是亚洲热带 雨林和季风常绿阔叶林交错带上唯一的“大 陆性岛屿型”热带雨林。山多了起来,路面 也随着地形起伏,但坡度都不大。路边长着 一些开花的豆科植物,红色的,金黄色的, 大丛大丛,如一群翩翩舞动的蝴蝶。 东线最大的坡是牛岭,对于骑行者来 说,翻过牛岭这个最大的障碍,之后一直到 三亚只剩一片坦途。3千米长的爬坡后紧接 着是4千米长的下坡,有一个S形急弯有减速 带,一定要控制好车速,下了坡就到了光坡 镇。中途,在路边的小摊买了个椰子,我边 吃椰肉,边和女店主聊天,从椰子聊到槟 榔,从气候聊到服装,从黎族聊到东北人。 看我一个人骑车,她说:“一个人是有点无 聊哦。”其实我一点也不无聊,我骑车甚至 连歌都不听,耳边的风声、车轮声、鸟叫 声……旅途中各种各样的声音,以及自己内心的声音,都无比丰富多彩,让我的思绪时 刻保持忙碌和充盈。 惬意生活 西线比东线要冷清得多,路上村与村的距离被拉开了,车也少了,但路上骑友越来越多,大多是逆向而来,错车时互相打个招呼。路过莺歌海,特意去了它附近的晒盐场,这是海南最大的晒盐场,路两边都是被田垄切成方格的小水池,平静地倒映着天空。这片晒盐场原本是一片天然滩涂,尖峰岭所在的山脉挡住了来自东北方的台风和水汽,使这里长年烈日高照,充分的光和热,加上高浓度的海水,造就了莺歌海得天独厚的晒盐条件。如今这里是海南最大的海盐生产基地。每天涨潮时,海水从纳潮口的水闸流入储水湖,通过扬水站进入一个个初、中、高级的蒸发池,盐度随着水分蒸发逐步增高,变成人们常说的“卤水”,“卤水” 进入浅浅的结晶区,最终结成白花花的盐 块。从天空俯瞰这些不同盐度的蒸发池,仿 佛上帝的调色盘掉落在人间。 从盐场到镇上将近10千米,下午燥热的 空气中弥漫着腥咸味,没有一丝风,汗液黏 在骑行服上干了又湿,低垂的阳光直射人 眼,着实让人崩溃。不过好在一路坚持,终 于在傍晚时分到达客栈。房间在五楼,从房 间的窗口可以看到海边的小广场,我休息了 一会儿,下楼走到广场上。广场上,大喇叭 里播放着儿童歌曲,小朋友们坐着五颜六色 的碰碰车,老人在凉亭里谈天,年轻人牵手 走在沙滩上,放眼望去,皆是一片欢声笑语 的祥和景象。花花绿绿的渔船停在港口的防 波堤内,随着潮汐的起伏静待日落。



时光印记

沿着中心大道骑上洋浦大桥,远远可看见新建成的人工岛——海花岛上有密集的高 楼,相信不久之后这里将成为海南另一个度 假胜地。过了桥就是洋浦镇,海岸边布满了黑色礁石,每一块石头的顶部都被磨得很平 整,但边缘的凸起却被保留着,有些用白色的石膏修补过,乍一看就像一个个巨大的砚台。这些石台被当地人称为“盐槽”,古时 的盐工们充分利用遍布海岸的火山岩,巧妙 地将它们打造成晒盐的工具。这项独特的日 晒制盐技艺始于北宋年间,至今已有1000多 年历史,因此这片盐田还被称为“千年古盐 田”,是我国现存最古老、保留最完好的日 晒制盐场。和其他传统手艺一样,随着现代 工业制盐技术发展,这种耗时耗力的古老技 艺正濒临消失。如今盐田仍有一部分投入使 用,但制出的盐主要售卖给游客,或用于制 作盐卤蛋等特色小吃。 沿着S308省道骑出洋浦,前往火山海岸。 和洋浦盐田一样,这里的海岸边也到处都是火 山喷发形成的玄武岩,在海水的侵蚀下,礁石 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奇异纹理。而在更远处, 一些表面布满孔洞的火成岩像一堵堤坝一般守 卫在岸边。海水在风的助力下咆哮袭来,瞬间 拍碎,发出隆隆巨响,蔚为壮观,形象地诠释 了“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回归原点

骑行的最后一天,从金澜大道出城。途 中,在一个入海口停下拍照,那一瞬间,碎金般的阳光刺破乌云洒了下来,给黑白的画面涂上了油彩,令人不禁震撼于大自然的奇幻与瑰丽。继续一路前行,走G225国道,就能把 我一直带到海口。而那儿是我的出发点,也 是我这次海南环岛骑行的终点。一路跋山涉 水,一路风光明媚,最终都将在那里终结。 重回市区,看到左右穿行的电动车、弯 弯绕绕的道路、密集的红绿灯,我忽然发现 自己很久没有进城了,这种复杂的路况和走 走停停的节奏已经不太适应。不过,我还是 收拾心情,沿着滨海大道一路向东走上新埠 桥,回到那扇开满三角梅的门口,即我出发 的地方。到达的那一刻,心里很平静,心想 终于结束了。 在这个驿站里,我看到好几队骑友在还 车,但路上我们彼此之间竟没有见过一次, 看来每个人都走着各自的路,能遇见的只是 少数。九百多千米的环岛之旅画上句号,但 我的骑行之路才刚刚开始。